反传销反洗劝解网

大学生张超被招聘网站骗进北派传销5天死亡

来源: | 作者:反传刘生 | 发布时间: 2021-06-17 | 556 次浏览 | 分享到:

        20多天来,张建国总觉得像在做梦,有时他会自言自语,活蹦乱跳的孩子,怎么说没就没了?

­  710日,张超到天津后,分别跟父母通过几次电话,没人发现他有什么异常。直到事发后,张建国反复回忆那几通电话,想从中找出些蛛丝马迹。

­  据他爱人回忆,孩子到天津后,她曾给孩子打过电话,那边把电话按掉,之后又拨了回来,说自己没什么事。还有一次,孩子在电话里向母亲抱怨说这边环境不好,我想回家,过几天我不干了,回家去考个公务员。张建国认为,这句话可能是孩子在暗示什么,或是向他们发出信号。

­  张超到天津的第5天,714日,张超的母亲反复拨打儿子电话不通。直到晚上7时许,张建国终于拨通了儿子的电话,那边说话的却不是张超,而是天津公安西青分局的民警。

­  民警告诉张建国,714日上午7时许,接报警称,在西青区张家窝真灵泉北里西侧附近小路上发现一具男尸。尸体检验无外伤。经查,死者确认是张超。

­  据当地警方通报,张超是710日来津到静海区误入传销组织的。713日,传销人员王某某(女,24岁,山东省德州市武城县人)发现张超有中暑症状,并服用藿香正气水等药物,但病情未见好转。当晚,传销人员王某某、刘某某(男,21岁,山西省忻州市人)雇用祖某某(男,55岁,黑龙江省北安市人)夫妇开车,共同将张超送往天津站让其回家,途中发现病情严重,将其弃于案发地。

­  直到赶往天津人民医院见到儿子的尸体,张建国依旧想不通,这个平时身体很棒,爱打篮球,几乎从不打针吃药的大儿子,怎么就救不回来了。

­  据当地气象部门公开信息,71314日前后,天津市最高气温都曾达到40摄氏度。去年夏天,在静海传销组织被困后逃脱的于海描述,在静海镇上三里村附近的小平房里,夏天每个房间挤着10多个人,只有一个小电扇。

­  白天,他们都赶我们去农村野地或是小树林里,躲避警察。于海说,每十几个人共用七八个可乐瓶的水,渴极了才让你对嘴喝几口。到中午太阳毒的时候,晒得人头晕眼花

­  被困一个月间,他见过有人生病,但从未被送去医院,实在觉得病得不行了,会有人去买点药扔给病人吃。

­  屡禁不绝的传销毒瘤

­  张超的尸体被发现后,天津市公安局西青分局于714日立案侦查。715日,公安机关以涉嫌过失致人死亡罪将犯罪嫌疑人祖某某、刘某某、王某某依法刑事拘留。目前,案件仍在进一步侦办中。

­  张超当然不是第一个死于传销的年轻人。一位多年在天津的反传销人士告诉中国青年报·中青在线记者,静海的传销组织以蝶贝蕾为主,属于北派传销,限制人身自由,比较粗暴,动手打人是常事,死个人,不是新鲜事

­  据天津警方公布的最新消息,86日起至826日,天津公安机关在全市组织开展为期20天的以打击整治静海传销为重点的集中行动,并表示做到打不净不罢手、打不绝不收兵。行动两天以来,共出动警力3000余名,排查村街社区621个,发现传销窝点420处,清理传销人员85人。

­  这几天,静海区静海镇上三里村、下三里村、大口子门村等原本传销团伙扎堆的村子,均出现了少有的安静。很多房子空无一人,传销笔记及生活杂物等散落一地。附近村民告诉记者,那些人这几天都被打跑了。

­  静海农村,与中国大部分地区的农村一样,年轻人大多外出打工,家里只剩留守的老人和孩子。曾把工厂设在静海区城乡结合部的李耀告诉中国青年报·中青在线记者,很多农村房子闲置,而把房子租给传销的,租金能高出其他的1~2倍。他认为,现在对房主的处罚力度加大了,又设奖举报,愿意包庇传销组织的人会越来越少。

­  据他多年观察,城区与农村交界区域,是传销组织最活跃的地区,以前城区也有,这几年一直在打击传销,他们都跑到城市边儿上来了。

­  他的工厂周围总能看到三五成群的传销人员,清一色的外地人,20岁出头、不会说静海话,每天就是游手好闲地走来走去,白天到农村地里去,晚上回村里睡觉,年轻人一接触传销,就什么也不想干,天天就想着凭空发财

­  李耀见过无数次警方打击传销人员的场面,也见过一车车传销人员被遣返原籍,但送的人还没回来,他们就都跑回来了

关注微信

地点:广西桂林市象山区崇善路22号

电话:​13552514950

微信:13552514950

 QQ:1306487416

联系方式

访客留言

称呼
联系方式
主题
内容
提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