反传销反洗劝解网

一传销幕后操纵者说出核心秘密:从来就没有A级。

来源: | 作者:反传刘生 | 发布时间: 2022-08-19 | 207 次浏览 | 分享到:

在各个南派传销组织内部,都传说着神秘的A级总裁,但警方总是很少能抓住他们。他们真的存在吗? 110hn.cn

  不管A级总裁有否存在,但必然有传销组织的幕后操纵者。他们是通过什么手段控制传销组织的?他们到底藏在哪里?


  传销组织到底是怎样生长、成熟和瓦解的,它们受什么规律支配?为什么传销组织像瘟疫一样到处蔓延不绝,他们的死穴在哪里?

国反传销www.110hn.cn

  一位曾经在两年前操纵过“盛怡”传销组织(“盛怡”传销是去年广东省工商局打击传销的十大案例之一)的传销头目,甘冒巨大风险披露这些传销组织的核心秘密。


  在记者的一再约见下,昔日的传销头目张志(化名)9月8日终于现身广州五羊新城一家咖啡馆。


  他身着短衫西裤,看上去二十六七岁,眉目清秀,完全是一个白领的形象。


  能证明他传销生涯的是随身带来的“盛怡”传销组织高层才可能拥有的各种手抄“教材”,还有传销从业者的一大叠欺骗亲朋好友寄钱的“血泪书”,还有只能为传销组织的幕后操纵者拥有的入会签单。根据传销界的“惯例”,幕后操纵者收到钱后会立即销毁这些东西。“我之所以现在还保存着这些东西,是因为我无法忘记那段辉煌(传销)时光。”张志说。


  一个新传销组织的诞生


  “这就是网络(传销)的特点,一方面网络为了让你成为它完全的信徒,要不断地扩大你的欲望……一方面网络又要你节制欲望……但当节制一旦失败时,就有人想另立山头了,网络就要解体了”


  记:听说能做到传销老大的几率和中彩一样少,很想听听你是怎样起步的?


  张:我们盛怡传销最初都是从安徽过来的。1998年国家对传销实行打击,就转到了广州增城。


  当时我还是很低的级别,就是个E级,比我高两级的上线是军(化名),他很喜欢我……后来我才知道,他要把我培养成他的心腹。 110hn.cn反传销联盟


  几个月后,我跟着军搬到广宁,我们的公司变成了“肇鑫源”。


  记:这个公司还是盛怡的下属公司吗?


  张:表面上,军说还是属于盛怡公司,但什么事情都是军说了算。军实际上成了“肇鑫源”的总裁了。我开始知道了这个秘密,可以通过搬地方另建公司。


  记:后来情况怎样? 11

0hn.cn

  张:我经历了一次残酷的内幕———赶人,上头会动用暴力手段赶走他们不想要的人。在我们搬家离开广宁的时候,把我一个朋友留在广宁,听说他被打了,住了很久的院。


  记:这个事对你的发展产生怎样的影响?


  张:到了中山不久,军又想赶走我的另一个好朋友凡。我知道这个消息后提前和凡打了招呼。当时他的脸都吓白了。我意识到我和我的女朋友(也在传销组织)也有被赶的那天。于是我想走。 110

hn.cn

  记:其实你是想摹仿军的做法———出走,然后另立山头。


  张:这就是这个行业很难灭的原因,到了一定的时候,就会有新组织从老组织中诞生。


  这就是传销网络的特点,一方面网络为了让你成为它完全的信徒,要不断地扩大你的欲望,赚钱的欲望、做领袖的欲望,另一方面网络又要你节制欲望,要服从上线,不能有非分之想。但这种节制一旦失败,就有人想另立山头了,网络就要解体了。


  一个幕后操纵者的产生


  “搬了体系以后,一般高级别的人就很少出现了,因为不能够让原来体系的人知道。那时候开始,我就深居简出,成为神秘人物了” 1


  记:那你怎样开始你的计划呢?


  张:我们进行了一个周密的策划,一共11天时间。我找了个理由骗军,因为我是军的心腹,他就没怀疑我。 本文来自110hn.cn

  我提前到了台山,租好了房子,然后才打电话通知凡。搬体系的事情这时候只有我、凡和我表弟3个人知道,表弟也是我们体系中的人。这是绝对机密的。因为搬体系是非常秘密和危险的,一旦让上层知道,没有一条腿交给他们是搞不定的。


  记:下面的人会听你的话吗?


  张:网络(传销)在一开始培训时就让他们养成了绝对服从上级、相信上级的习惯。我说要搬他们就会听。


  当时我们是这样行动的:上午思想交流会完了就要谈心得。我跟一些骨干说,结束后我们再开一个会。在会上,我和凡还有我们的心腹告诉大家,我们要搬体系了,这个现在不要告诉任何人。当时我们心腹每个人下面也就一两个人,最多四五个人,所以做做下面人的工作是很容易的。没有多久心腹就作好了所有人的思想工作,于是大家立刻收拾东西准备行动。


  从会议结束到安全转移,总共用了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。


  记: “肇鑫源”公司真的一点不知道?


  张: (得意地抽烟)一点都不知道。这次我们带走了将近50人。


  记:那时你有怎样心情?


  张:既恐惧又兴奋。到了台山,我和凡一人吃了一只白切鸡,太高兴了。大家心里都明白,一个新的公司诞生了。


  记:那你又恐惧什么呢?


  张:我担心军会来报复。


  到了台上后,传呼机全部换了,这样他们就找不到我们了。后来我们又从“肇鑫源”珠海拱门的体系中拉了十几个人过来,于是“肇鑫源”派了打手过来,以“1万一条腿,5万两条腿”的价格来追杀我。


  记:你怎样对付他们?


  张:我当时在台山和江门两边住,这样也是为了安全。拱门的人几次来找我算账,但是他们只知道我一个住处,也搞不掉我。


  事实上,这就是行业的规律,每一个想做大的人都遇到过这样的情况,包括军。搬了体系以后,一般高级别的人就很少出现了,因为不能够让原来体系的人知道。那时候开始,我就深居简出,成为神秘人物了。


  一个不存在的神话———A级总裁 


  “为了给下面的人制造有A级存在的假象,我们都会去其他传销组织雇用一个小C级的人过来,给他200块钱就足够了……”


  记:难道那些神秘的A级就是这样产生的?


  张:不要相信有A,A就是神话!(他笑了) 内容来自www.110hn.cn

  

我在表面上仍是B级,但实际上已经和凡成了幕后操纵者。为了给下面的人制造有A存在的假象,我们都会去其他传销组织雇用一个小C级的人过来,给他200块钱就足够了,让他来走一圈,一般几个小时。


  记:这个人是不是需要很高水平?


  张:根本不需要。高层一般都不需要多说话,这样给下面的人感觉更好。

内容来自www.110hn.cn

  记:这个假A级一般会在什么场合出现? 中国反

传销www.110hn.cn

  张:100人以上的场合出现,不然下面的人觉得来了这么久,怎么还是见不到高层,会动摇人心的。


  记:我们所知道的传销组织的五级三阶制是有A级的啊,传销的课程也是这样鼓励下线的发财梦。


  张:没有哪个幕后操控人愿意看到体系中的人升到A级的。为什么要让A级凭空拿走一大部分利润呢。所以到了B级以后,五级三阶制就失灵了。一个人发展到B级后,我们就不让他再上升了。


  记:公安部门常常找不到传销组织的A级,原来是因为A级基本不存在!


  张:这就制造了一种神秘感,保护了表面上是B级的幕后操纵者。如果以后公安机关明白B是最大的,(对传销)肯定是颠覆性的打击。


  一本神秘的“白皮书”


  “下层绝对不在车站附近住,高层一定要在车站附近住”“这些做法大多数是依照白皮书的,(白皮书)用得好的人还能号令江湖”


  记:那怎样找这些幕后操纵者呢?


  张:传销高层住的地方,离长途车站的步行时间不超过五分钟,并且处在两地交界,这样便于看管下面的体系,也便于逃跑。


  记:传销的其他人员住在哪里?


  张:除了总裁之外,全部下层人员都不在车站附近,就是为了不让新朋友逃走。总的原则就是:下层绝对不在车站附近住,高层一定要在车站附近住。

copyright 110hn.cn

  记:你们平常怎样保证信息通畅?

内容来自www.110hn.cn

  张:我们那时候基本都用传呼机。比如在广宁,我们把所有的公用电话都作了记录,所以只要看到这个电话号码就知道你的位置。


  记:你们这些做法都是自己想出来的吗?


  张:大多数是依照白皮书做的,这本手抄本在网络高层中流传。我得到了这本书后,在人员和管理上就提高了几个层次。它对29个管理方面的问题,作了200种解释。这是多少代网络人的智慧结晶,用得好的人还能号令江湖。


  一次“赶人”与最终解体


  传销的上层很隐蔽,这一方面保护了自己,同时也容易失去对下面的控制。所以我在下面安插心腹。一些心腹自己又有了心腹,他们不受我的控制了。


  记:我想仅仅靠白皮书是不够的吧?对不听话的下线你也会“赶人”吗?


  张(沉默片刻):是的。我印象很深的一次是,我们刚到新会发展时,有一个大C级(有15个下线的C级)想带走我们的人。 110hn.cn

  记:你怎样应付?


  张:我就开始串网(会见体系下的各级传销人员)。早在会议前我已经安排心腹准备好对清理对象的指责。然后,我的心腹上去发言。于是很多人被带动起来指责清理对象,大家开始群情激愤。我就再问清理对象的下线,你们觉得这样的人值不值得赶走,他们即使心里不愿意,嘴上也只能说“赶走”。 copyright 110hn

.cn

  记:那几个清理对象就这样自动走了吗?


  张:被赶走的人已经准备好刀了。当时我们说要送他们走,他们在房间不出来,我们就骗他们说,给你们一笔钱,不要闹事了。他们答应了,在去取钱的路上,我们跑到联防队,说他们4个人有刀。联防队员以为我们要打架,就把我们都送到了收容站。从收容所出来后,我们的人已经准备好了家伙。


  记:你们用什么家伙?


  张:除了枪,你想得到的家伙都有。我们制住了他们,租了车把他们强送上车,扔到广州。


  记:他们知道你们体系的很多秘密,他们一报警你们麻烦就大了。


  张:他们到了广州以后,确实报了警。我们有应对措施,严格控制大家的传呼和通话情况。 内容

来自www.110hn.cn

  记:你是怎么知道他们的情况的呢?


  张:主要是通过心腹。传销的上层很隐蔽,这一方面保护了自己,同时也容易失去对下面的控制。所以我在下面安插了6个亲信。像我的表弟做了我的心腹,他一直做C级,不让他升上来了,这样他们和下面的人接触的机会就比较多,把尽可能多的情况反映给我。我给他的待遇是要什么有什么。


  记:那后来是怎么样解体的呢?


  张:后来我们在新会遭到了一次很大的打击,许多高层都被抓了。我的心腹也开始控制不住局面了。一些心腹自己又有了心腹,他们已经可以不受我的控制了。 中国反

传销www.110hn.cn

  记:你是不是现在还怀念你那时的风光?


  张:我在去年向广州各大报社发信给他们提供各个传销窝点,就是因为我妒忌他们,妒忌那些幕后操纵者按天计算赚钱的风光日子。


  记:你现在愿意给我讲这些传销的秘密,也是因为忌妒他们吗?


  张:现在主要不是这个原因,是因为我想找人倾诉。因为除了你们,我找不到更好的倾诉对象。我去年花了1500块找了一个深圳的心理咨询师哭了一场。

110hn.cn

  记:还有其他原因吗? 1

10hn.cn

  张:我还想告诉正在传销的朋友,你出来后照样能过得很好。其实我就是一个例子。

关注微信

地点:广西桂林市象山区崇善路22号

电话:​13552514950

微信:13552514950

 QQ:1306487416

联系方式

访客留言

称呼
联系方式
主题
内容
提交